臺北市政府警察局少年警察隊 LOGO

:::
現在位置首頁 > 犯罪預防專區

犯罪預防專區

聚眾鬥毆行為的防制

文/中央警察大學犯罪防治系副教授謝文彥
    報載2016年7月8日新北市土城晚間9時20分,在裕民運動廣場發生青少年聚眾鬥毆事件,一名18歲侯姓少年因積欠郭姓少年1年前購買機車2萬元欠款不還,還四處打卡炫耀,郭姓少年遂直接找友人助陣,持棍棒、信號彈攻擊侯男,導致侯男頭部受傷流血送醫,警方接獲報案出動快打步隊抵達現場,帶回相關青少年男女共23人,釐清聚眾鬥毆原因。
類似上述的報導層出不窮,常讓社區居民深感不安,也讓父母膽顫心驚,深怕自己的子弟受到波及。但父母師長除了擔心青少年產生聚眾鬥毆行為外,也應多了解此種現象產生的背後因素。
    就法律上來看,聚眾鬥毆係指聚集多數人相互間為群毆之行為,也就是聚集很多人打群架,互相傷害之意,包括直接下手對他人實施傷害行為者,以及其他在場叫囂助勢者。如果以「殺人」的意思聚眾滋事,那可能成立殺人罪,可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如果是下手實施「傷害」者,如係致數人於死或成重傷者,則行為人應按被被害者之人數分別論以數個不同的罪刑。至於那些沒有下手參加打鬥,只在一旁吶喊助陣的在場助勢者,則可科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從現象面來觀察到底那一些青少年比較容易參與聚眾鬥毆?學者的研究結果顯示:個性衝動、充滿敵意、常認為他人想傷害他、缺乏同理心等特性者較易聚眾滋事,然而,這些聚眾鬥毆青少年之所以會有如此內在特性,又常與家庭互動息息相關,例如父親有攻擊傾向、父母較易動粗、夫妻經常吵架。因為孩子若在暴力家庭中成長,很可能也會變成愛打人。Dan Olweus發現助長孩子攻擊性人格形成有四項主要因素:幼年缺乏溫暖與照顧、縱容孩子對同儕手足與長輩的不敬行為、父母脾氣火爆喜歡體罰、及孩子先天攻擊性強或脾氣反覆無常。
    從心理動機層面來看,很多青少年聚集身邊友伴來壯大聲勢,主要是想藉此自我保護、排擠他人或報復他人,並達到其恃強凌弱的目的。這些青少年不認為父母或其他人可以保護他們,認為只有靠自己才足以保護自己;有些青少年夥同友伴毆打他人是覺得是「很過癮、很棒」的行為,並認為那是一種對付沮喪和無助感的方式,因為聚眾鬥毆能給他們帶來操控他人的感覺。
    如何避免青少年聚眾鬥毆?一般處理青少年聚眾鬥毆的方式大多係由學校或警察機關對參與聚眾鬥毆者予以立即的處分,警察機關也透過各種管道掌握預警情資,以便能事先約制、盤查、勸導、告誡,並追查幕後主使者。此外,警方也分析少年易聚集熱時熱點,期能掌握少年易聚集之熱時熱點,妥適規劃勤務,達到防制效果。一旦發現青少年聚眾滋事,所轄分局即調派優勢警力執行攔截、圍捕,以迅速排除鬥毆情事。這些懲罰與約制的方式固可達到一定程度的防制作用,並讓此種事件不致於擴大蔓延,但應該還有更治本的方法。
    若從家庭防制層面來看,我們必能發現,父母發揮關鍵性教導與指正的角色應是防制青少年聚眾鬥毆的有效方法,也就是父母在孩子幼年時即應訂定清楚的行為期待與規範,並提醒孩子攻擊他人是不當的行為。若孩子偶爾無法遵行規範時,父母得堅守不體罰動粗的原則,反而應多在其表現守規矩時多稱讚他。而且當孩子有攻擊他人的行為時,別只告訴他你很生氣,或指責他很可惡,而應說你很不喜歡他的行為,並與他溝通有沒有其他較好的處理方法。
    若從心理防制層面來看,很多聚眾鬥毆行為產生的內在動力常來自結夥友儕壯大聲勢來操控他人,藉此獲得自信、自尊與權勢,因此,想幫助他們改變此種欺負他人的行為,或許可以用其他能讓他們獲得操控感或榮譽感的方法來取代,例如學校讓他們擔任班上的幹部,訓練他們服務與領導他人,有排解班上同學糾紛的能力,以得到師長的讚美與肯定。此外,可發揮想像,提供青少年具有集結友伴發展善性行為的管道,以取代負向行為的產生,例如鼓勵青少年集結其他友伴、發揮愛心去關心某些同學或弱勢團體,既能滿足其獲得權力的需求,又能導引其發展正向行為。
期待藉著父母提供孩子良好的教養與指導,社會提供青少年正向的鼓勵及獲得成就感與權力感的管道,這些青少年的結夥聚集會帶給社會更多的服務與關懷,讓我們的青少年不再是聚眾鬥毆,而是聚集夥伴來參與社會公共事務。

  • 點閱: 205
  • 資料更新: 2017/10/23 08:59
  • 資料檢視: 2017/12/29 16:28

  • 資料維護: 臺北市政府警察局少年警察隊